你要对我负责

当方静芷将于泽送回郊区护城河旁的时候,天已然黑了,下了车,和方静芷打过招呼之后于泽转身离开了。
    关于她的询问于泽并没有明言回答,方静芷的病说实话他的确没有把握治好,如果仅是先天性心脏病,于泽至少有百分之八十的把握运用自己的手段和一些辅助器具能将她治好,但是方静芷的身体除了先天性的心脏病外,还有另外一个隐疾。
    低头思索着,于泽来到了自己的房门前,昏暗的环境并没有能影响到他的视线,从裤子里掏出钥匙,于泽熟练的打开门,当他走进去顺手将灯打开来的时候,里面的景象让他忍不住的怔住脚步。
    那台破旧的电视机正在冒着缕缕白烟,不知道用了多少年的风扇被砸的面目全非,那张木质的床也断成两截。原本就龟裂的墙壁裂痕更多的多,甚至墙上还被人涂上了黑白色的字体,上面印着大大的“死”字。
    “这是怎么回事。”于泽目瞪口呆的看着自己的房间,有点不敢相信的模样,退出门外看了看,是自己的家啊!
    “于泽,你终于回来了!”
    旁边的门嘎吱一声应声而开,赵冉走了出来,看到于泽站在门前发呆她匆忙的跑了过去,“刚才有一伙人冲进你的屋子,他们见东西就砸,我不敢出去看,我怕是雷哥他们回来报复你!于泽,对不起,是我连累你了。”
    “冉姐,你说什么呢,事情还没搞清楚之前不要乱猜测。”于泽安慰着赵冉,他看了看房间之中被砸的七零八落的东西,脑海却在快速的思考着,到底是谁干的?
    “于,于泽……要不你今晚就来我这里睡吧。”赵冉突然脸色一红,看着已经住不下人的房间,她缓缓说道,三年了,她还是第一次邀请一个男人在自己家中过夜。
    “冉姐,方便吗?”于泽正思考着,赵冉的一句话将他飞速的拉回来。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这……这……自己是答应呢,还是答应呢。
    “嗯,不管怎么说你都是因为帮了我才会这个样子的。现在你的房间也住不了人,总不能让你流落街头吧,你都帮了我那么多次了,这次该让我来帮你了。”赵冉说着,心里想到自己只是在帮忙,没有别的意思。尽管如此,脸上的潮红依旧未退。
    “那也只好这样了。”于泽没有在推阻,事实上他除了暂时住在赵冉家以外也没有其他的办法了,自己的家已经被砸的不能住人,总不能睡大街吧。
    “乐乐已经去幼儿园了,你可以睡她的房间,嗯……你还没洗澡吧,拿上套干净的衣服过我这儿洗吧。”赵冉说完,转身就回到了房间之中,通过余光可以看到赵冉的脸色红的像樱桃般。
    “洗澡……”于泽闻言精神一震,双眼好似装了一颗闪烁的星星一般,表情歪歪,就连赵冉已经走了他都不知道。紧接着,于泽跑进自己的房间随手抓了一套晾干的衣服来到了赵冉的家中。
    房门没有锁,于泽很顺利的进去了,他轻轻的关上门,蹑手蹑脚的走到大厅,轻声喊道:“冉姐?冉姐,我来了。”
    “嗯,洗手间在左边,你直接进去就可以了。”另一处房间内,传来赵冉的声音。
    赵冉没有出来,但这并不能影响于泽喜悦的心情,他吹着口哨轻车熟路的就来到了赵冉家中的洗手间,将全身的衣服褪下之后,抬头看向了后方墙上那一个伪装的很好的小洞,嘿嘿一笑,打开莲蓬头任凭凉水冲刷着自己的身体。
    于泽的身材虽说算不上四肢发达,如同经过专业训练的猛男一般全身肌肉凸起,但在同等年龄人中,他的身材也算健硕,手臂、腹部隐约可见的肌肉线条,里面隐藏着强大的爆发力。
    平日里三分钟就洗好澡的于泽今日用了近十五分钟,等到他关掉莲蓬头之后发现,自己竟然忘带毛巾了,这一突兀的现象打的他措手不及,他轻轻打开洗手间的门,呼喊道:“冉姐,你这有毛巾吗?我忘带了。”
    “嘎吱……”等待了一会,赵冉推开房门,手中拿了一条崭新的毛巾缓缓的朝着洗手间而去,“这是刚买的毛巾,还没有人用过呢,你先用着吧。”
    门是半掩着,于泽尴尬的伸出一只手来想要接过赵冉手中的毛巾,洗手间底下的水随着于泽打开门溢了出去,带着泡沫的水四处蔓延开来。
    赵冉并没有发现这一点,突兀的脚下一滑,身子骤然向前倾斜,惊叫一声就朝着于泽扑了过去,半掩着的门被一股大力推开。
    “冉姐。”于泽一惊,本能的伸出双臂去接淄要倒在地上的赵冉,却忘了自己此刻正赤果着身体,当接触到赵冉柔软身体的一刹那,于泽的双手不禁颤动了一下,“好软……”
    “啊……”
    赵冉回过神,发现自己正侧躺在于泽的身上,曾为人妻的她也经不住脸色羞红起来。
    “冉姐……”于泽脸色幽怨的看着赵冉,徐徐说道:“你,你要对我负责。”
    “我对你负责?”赵冉瞪大了眼睛,现在是闹那样啊?!
    “你都看光了人家的身子,难道你想一走了之么?我可不是随便的人啊。”于泽神色一暗,继续说道:“按照古代的礼仪,男女双方之间只要有肌肤接触,双方就要对彼此负责,你现在整个人都扑我身上来了,你,你不打算对我负责了吗?”
    “……”赵冉脸上闪过三条黑线,右手用力一撑挣脱开于泽的怀抱,手中的毛巾往于泽身上一甩,头也不回的走出了卫生间。
    “嘿嘿,冉姐居然会害羞啊。”
    赵冉走后,于泽站了起来,方才的幽怨黯然一扫而光,取而代之的是一幅得意的笑脸,回想起刚才的那一抹春色,于泽小腹下的邪火逐渐燃烧起来,最终在一泼冰冷的凉水下才彻底浇灌下去。
    洗完澡,于泽看了一眼赵冉所在的房间,发现灯已经熄灭,显然已经入睡,随后他走进了李乐乐的房间,顺开灯,映入眼帘的是一间装饰简单却不失温暖的房间。
    白色的墙壁上零散贴着几张粉红色的hellokitty的壁纸,就连那张不大不小的床上床单也是粉红色的hellokitty,由此可见,三岁的小萝莉李乐乐是多么喜爱这些动漫卡通人物。
    躺在李乐乐的床上,于泽双手抱膝,床单上的一股清新味道扑面而来,旋即于泽挪了挪身子,轻微的纸张响声传入了于泽的耳朵之中,他顺手一摸,从枕头下掏出一个小小的记事本来,上面写着并不是很熟练的字体,李乐乐。
    “妈妈很辛苦,每天都要忙着挣钱供乐乐上学,乐乐不能辜负妈妈的一片苦心,以后长大了乐乐一定挣很多很多钱给妈妈花。”
    “妈妈告诉我,爸爸去了一个很远的地方工作,在学校里同学们问起我爸爸的时候,我告诉他们爸爸去工作了,但是他们不信,还嘲笑我是个没有爸爸的孩子,我不是,我不是……”
    合上记事本,于泽苦涩一笑,字里行间李乐乐透露出的仅是一个同龄人不该有的成熟心态,“这小家伙……”
    心里暗下一个决定之后,于泽将记事本放回了
    原来的地方,翌日起来的时候,特意整理了一下凌乱的床单,看起来跟昨晚一般无二,做完这一切他才离开。
    ……
    来到云氏集团之时,正好九点,于泽推开林思思办公室的门发现里面空无一人,正思索着林思思去哪里的时候他裤子里的砖头机响了起来,按下接听键,电话那头传来林思思的声音:“于泽,你在哪里?”
    “我在你的办公室呢,嗯,这沙发真舒服啊,比我那张好多了。”于泽坐在林思思的办公沙发上一脸享受的说道。
    “快来救我,我在光辉酒店504号房。”林思思顾不上于泽的打趣,只见她声音有些急促,说完之后便匆忙挂断了电话。
    听着电话里的盲音,于泽一头雾水,虽然林思思没有说明原因,不过于泽还是按照林思思的吩咐打车去了光辉酒店。
    “504号房。”于泽坐在出租车上,脑海中回荡着林思思那急促的话语,心中不禁揣测起来,“难道,她……唉,怎么可以这样,我们才认识几天巴那么猴急。”
    假如林思思此刻知道于泽的想法,肯定会不顾淑女的形象赏给于泽一个爆栗,这思想龌龊的家伙,给他一根杆子他能顺着爬到天上去啊。
    很快,于泽便来到了光辉酒店,进入电梯之后于泽直奔五楼而去,此时正值早晨,酒店内很安静,于泽来到五楼的客房部之后,顺着门牌号找到了林思思所说的504号房。
    刚想敲门,里面隐约传来一阵尖叫声,于泽心底一喜,那么快就迫不及待了啊!想罢,他从裤兜里双指夹出一根细小的铁丝,缓缓朝着锁眼伸了过去。
    “嘎吱……”反锁住的门被于泽轻而易举的打开来,他轻轻的转动门把,缓缓推开门走了进去,想象之中的画面却没有出现在他的眼前,取而代之的却是另一幅景象。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