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是那撅起来的温柔

官网竞赛www.53358g.com/
陈楚拍了拍脑袋。
    心想:“对啊!季小桃都脱光腚撅起屁股让自己干了,为啥自个儿就不弄到她火烧云里去?”
    张老头儿说过的,女人都是小骗子的。
    是不能相信女人说的话的,男人想要得到女人,只能做一个大骗子,不然是没有出路的。
    陈楚不禁有些懊悔,多少次的机会都这么白白错过了。
    这时,他抬头见到季小桃竟然朝树林里走去。
    手里拎着一个塑料袋,另一只小手中握着一把小铲子。
    六七十年代栽种的树木如今已经粗大繁密了。
    上次齐冬冬也便是借着这繁密的树林才敢要强奸季小桃的。
    不过大白天做这种事,那小子胆子也是不小的。
    主要是他以前做过,自然是有经验的。
    极品色狼都有自己的一手泡妞儿的路数。
    当然,每个男人追女的路数都是不同的。
    但是殊途同归,只要你把妞儿给上了,那你便是成功了。
    而女人也分两种的,一种是被强暴了,她会拼死抵抗,报警或者用些极端的办法报仇。
    但是百分之八十的女人都会选择第二种,那便是忍气吞声了。在乎面子,怕以后嫁不出去,怕男人和她离婚,所以只有忍着。
    齐冬冬那小子的套路便是不管再烈的妞儿,你只要把她给干了,她就老实了,就像马一样,你把他骑了,他就顺从了。
    性子再烈的乌骓马在霸王的胯下还是老老实实的。
    便有了气拔山兮气盖世,时不利兮骓不逝。
    据传说,那个虞姬也是烈的狠了,甚至比乌骓马还烈,不也是被楚霸王硬上弓老实了么。当然是传说了。
    陈楚现在只是有些丧气。
    还本以为干了那小莲,弄了季小桃屁眼,张老头儿能夸他奖几句。
    现在被人这么一说,自己简直就是个笨蛋啊。
    “老……老家伙,你说我现在过不过去上她!?”
    陈楚看了看季小桃撅着屁股,用铲子挖坑,然后埋着垃圾。
    张老头儿笑了。
    “上不上是你的是,再说了,你要是一个王者,还用主动去上她么?她看见你了就主动过来脱衣服脱裤子,把屁股撅起来让你干的。甚至你不干她,人家都生气。还有啊,都不用你用力气,她自己就骑在你身上动啊动的,能舒服死你。”
    陈楚懵了。
    似乎在听神话似的。
    这女人自己过来主动脱衣服,脱裤子?
    “不能吧!你还在旁边?”
    掏出酒壶喝了口酒。
    “我在旁边咋了?你要是有本事驾驭了她,就算是在大街上,她当着所有人的面都会脱光了让你干的。”
    “呼呼……”
    陈楚脸通红通红的。
    认为这老家伙是喝多了,在说疯话了。
    不过,他还是认同一点,那就是自己没给季小桃破处。的确是自己后顾之忧太多了。
    “老家伙,我没给她破处,是不是……是不是我很笨啊……”
    陈楚试探性的问了一句。
    心想张老头儿肯定会说不算笨,毕竟把她屁眼给糙了。
    没想到张老头儿又喝了口酒说。
    “笨?你有笨的资格么?你都没有蠢的资格!一个女人脱光了,钻进了你的被窝,而且还撅着大白腚让你干,你竟然没给人家破处,这是笨和蠢能形容的吗?你就是个……是个弱智啊!啧啧……你好像还真没啥智商……”
    陈楚大脑一片空白。
    第一次被张老头儿骂的这么狗血喷头的。
    “老家伙,你,你……”陈楚憋了半天。
    “你个屁啊你!我说你蠢还不对咋的?有个女人你都不会干,行了,先别研究女人裤裆那点事儿了,和我往里面走走,咱说点正经的。”
    陈楚晕了,心想你这老家伙还有正经的?
    “老家伙,我现在就过去把季小桃按在树林里给她办了得了!我非把她那层处女膜给捅漏了!”
    “行了,啥叫机不可失时不再来你懂不?两个人有时候也是讲究缘分和宿命的,不可乱来!”
    “啥叫宿命?”陈楚问。
    “宿命?你这混小子,以前我教你易经八卦,你不说没用么!这宿命就是易经和八卦里的,学好了这些能够前知五百年,后知八百载,风水轮回,宿命起伏……”
    “这么神?是不是学会了这些,我就能预测我能上多少女人,能怎么把女人给糙了?”陈楚有些激动:“我学啊!”
    “唉!”张老头重重叹息一声:“我他妈的只料到了前半卦,没料到后半卦,要是让祖师爷知道有人学这些的目的只是算能不能上女人?我以后是没脸见他老人家了。”
    张老头又喝了一口酒。
    瞪了陈楚一眼:“混小子,你……你……”
    他一时间也没找到更好的词儿说陈楚了。
    最后点指道:“你个驴……你个山驴逼……行啊,跟我进来吧,我教你!”
    ……
    陈楚就这点好,脸皮厚。
    虽然自尊心强,不过跟张老头儿、或者是熟识的人在一块,脸皮比城墙还厚上几倍了。
    陈楚屁颠屁颠的跟人家往小树林里面走。
    眼睛还不住的回头撇着季小桃在那里埋垃圾。
    人家《红楼梦》中有黛玉葬花,那是忧郁多情又伤感的。
    而季小桃在他的眼中,满脑子里全是性感和光腚的样子。
    而且全是光着腚撅起来的娇羞。让他的下面这个硬啊。
    季小桃其实看见他了,一见这混球,她全身都不自在了,因为屁股被这家伙搞的太疼了,不过也过瘾至极。
    刚才她去了一趟厕所,拉完屎了一看,竟然也拉出了一些黏糊糊的东西。
    这个王八蛋陈楚竟然一次射进去这么多?
    季小桃脸红彤彤的。
    而且掏出小镜子放在屁股底下,折射出来看自己的屁眼。
    本来她也是常常看的,看屁股擦的干净不干净了。
    本来她的屁眼都是红晕的,粉红粉红的,肉肉也是紧凑的,就像一朵含苞待放的菊花。
    现在可不是了,菊花已经开了,中间有一个窟窿,而且里面的息肉都往外翻翻着了。
    她不禁心跳的厉害。
    “妈呀!这以后还咋嫁人了啊?自己的男人肯定也会看这里的,如果看这里已经被人干开了,那会怎么想了?”
    季小桃心头滚热,心跳不禁加快了许多。
    因为霍子豪也是学医的,成绩也很好,自然懂得这些了,男人女人的菊花没被干的时候是紧凑的,而被那啥之后就成了肉往外翻翻的了。
    季小桃感觉屁股被干的是有些疼,不过就是拉屎比以前快多了。
    现在他见陈楚和一个邋邋遢遢的老头儿走进树林深处了,不禁有些气恼。
    她以为陈楚会来和她打个招呼的。
    那混小子手脚会很不老实的摸摸抓抓她的大白兔和腚沟子。
    虽然她每次都躲闪,不过被抓住的时候她浑身都麻木,像是过电似的很过瘾了。
    总比自己夜深人静在家里的小黑屋摸着揉着自己的奶和屁股感觉好多了。
    她对陈楚现在是又恨,又有点眷恋。
    这种眷恋是什么,她也不知道,或许就是他的那种坏坏的总对她动手动脚的摸摸抓抓吧。
    女人有时候更喜欢坏一点,流氓一点的男人。
    “先打一遍拳吧,都这么长时间了让我看看你的拳法有没有什么长进。”张老头儿说着靠在一株大树上。
    陈楚挨着臭水沟旁边,便亮了一个架势。
    随后把少林的大小洪拳和醉八仙拳都打了一遍。
    张老头眼中冒出一点惊异的精光,连喝酒的动作都停住了。
    不过等陈楚打完拳,气喘吁吁的问道:“老家伙,我打的怎么样?还不错吧?”
    “不错?不错的屁啊!我呸啊!我就是这么教你的吗?你就是这么学的吗?你打的这哪是拳啊,简直不如绣花啊!你……你简直就是太笨了你!”张老头气呼呼的又喝了一口酒。
    “就你这德行,你还想让我教你泡妞哪?你还要学什么周易,八卦泡妞儿?你能听的懂么?你的领悟力太差了!不是我说你,你简直是天下第一的笨蛋!”
    陈楚被骂的老脸通红。
    随后小声说:“老家伙,我要求也不高,就是……就是想知道怎么能把于丽丽给糙了。你不知道……”
    陈楚小声的把早上买避孕药的经过说了一遍。
    “那个女售货员长的是不错,不过她这也太瞧不起人了,而且骨子里那个傲劲儿就别提了,我就想把他压在身下往死里干,让她再说我土。”
    陈楚把心里话说出来,感觉舒服多了。
    “嗯……”张老头儿听完咂砸嘴。
    “你就那么想干她?”
    “想!我宁愿不干季小桃,都要先把这个卖药的于丽丽给干了!老家伙,只要你能帮我,我一定好好学拳。”
    “嘿嘿!你这小子够无耻,不过我喜欢,一看就是我徒弟。我和你说啊……”
    张老头儿看看了四周,压低声音说:“你要上她,表面上是没有一点希望的。不过只要你好好学我教给你的东西,一切都会可能,不就是干个卖药的营业员么!小事儿一件!”
    “真的?你真能帮我上她?”
    陈楚懵了,现在在他心里,要是能把早上见到的那个长得很像林黛玉的营业员给上了,他一辈子都知足了。
    他想着那丫头那个孤傲劲儿,如果真能把她脱成大光腚儿,让她撅着屁股,两手扶着柜台,自己就站她后面,下面狠狠的糙她。自己怎么的都行了。
    陈楚想着想着下面就硬了。
    激动的跟张老头儿说。
    “老家伙,只要你能让我上他,我咋都行啊!”
    张老头儿也笑了。
    “一会儿我再教你一套拳,你要是今天把这套拳练会了,我今天就能让你看到她脱光腚儿!不管那女的多傲,都得对你脱的光溜溜的,把大白腚撅起来。”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