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车做爱枫林晚

官网竞赛www.53358g.com
才让夏季有了酷热又活泼长长的白日,和落日黄昏火红娇嫩的火烧云……
    有了温暖的气候,让人穿着薄薄的性感的单衣。
    不过,这单衣漂亮,也容易脱光。
    季小桃两条白白嫩嫩的大腿都被抗在人家肩膀上。
    下身蠕动,她身身体也跟着蠕动。
    她那浑圆的白白大屁股被撞击的啪啪啪的作响,就像是节拍一二三四,二二三四一样。
    那条半透明的蕾丝内裤还挂在她洁白秀气的脚踝上。
    随着下面的耸动,她的大腿和全身,包括那只黑色的蕾丝花边半透明的内裤都在一下一下的运动。
    陈楚累了,就停顿几下,然后继续干。
    感觉下面要喷出去了,也停顿几下,甚至看看周围的风景,分分神,然后继续往前冲刺。
    他知道终于干了季小桃了。
    也知道干季小桃一次不容易。
    不能这么轻易的就缴械。
    非要狠狠干个一两千下不可。
    他开始数数来着,不过干来干去也忘了。
    从刚开始的紧凑,几乎要把下面夹断,到现在的柔润滑腻。
    从季小桃最开始的挣扎,往下推他身体,喊着让他把东西拔出去,然后哭着,闹着,到现在一切都安静了。
    只有他干的费力又爽极了的哦哦声。
    还有季小桃断断续续的呻吟。
    开始她呻吟也哭着,说着不喜欢他,陈楚下面就越是用力的干。
    现在她下面像是麻木了,身体被干的耸动又飘忽。
    大腿被分开又被合拢,她都是一动不动的忍受着。
    眼角的泪好像有些干涸。
    陈楚的啪啪声还在继续。
    她感觉下面有些麻木,大腿也有些酸疼。
    柔荑轻轻的擦了擦眼角的泪痕,感觉陈楚下面抽动的速度加快了不少。
    而她本来就是学医的,懂得这东西。
    小声说道。
    “喷外面去,别射进去……”
    “啊,啊,啊!”
    ……
    不过还是晚了,陈楚加速之时,下面已经开始喷了。
    一连串全都弄了进去。
    季小桃也抑制不住的两双抓住陈楚的胳膊,下体往下坠着,迎合起陈楚最后的进攻。
    两人粘合到一起,共同享受着这短暂的快感的幸福。
    陈楚把她抱了起来,下面还在里面没抽出去,只是抱进怀里,感受着她的体温。
    季小桃也搂住她的脖子。
    眼里又有了眼泪流出来了。
    “啊……”陈楚下面又耸动了一下,把最后的一点也弄了进去。下面终于软趴趴的了。
    整个人趴在季小桃如玉一般的身体上,感受着这比棉花还软,比玉还要滑嫩的肌肤和温润的这种感觉。
    过了一阵,季小桃推开他,开始缓缓的穿衣服,光滑的树干上留下一探红色的血迹,还有她白嫩的大腿上也留下了红红的血的痕迹。
    似乎在证实着她的纯洁无暇。
    陈楚从后面抱住她,软软的下面抵住她的腚沟子。
    过了一阵,那东西又硬了一些。
    季小桃回过身,一语不发,怔怔的看着陈楚。
    忽然,她张开小嘴,狠狠的朝着他的肩膀咬了过去。
    “哎呦喂……!”陈楚叫了一声,不过没动。
    自己理亏了,让人咬一口就咬一口吧,就是季疯子过来砍他,都不会躲的。
    “王八蛋!”季小桃这一口深可及骨。咬完了骂了陈楚一句。
    陈楚疼的呲牙咧嘴。
    “啊!出血了!小桃姐,我肩膀出血了,怎么包扎一下!”
    “包扎?包扎个屁!我问你,我告没告诉你不要捅破我下面这层膜!你耳朵里塞鸡毛了吗?你怎么就不听!王八蛋!我以后还怎么嫁人?”
    “小桃姐,真喜欢你的男人不会在乎这个的,再说我娶你好不?我不是答应你两年内我要做官,然后娶你的么……”
    “边去!”季小桃推了他一把。
    “我……我的内裤呢?”
    “唔……我帮你找。”陈楚低着头在大树后面找到了。
    本来那黑色的内裤是挂在季小桃腿弯,被干的时候又跳掉脚踝上去的。
    后来不知道被怎么干的,竟然掉落到地上了。
    陈楚捡了起来,然后手在上面弹着灰。
    “你拿来!你给我!”季小桃一把抢去,然后蹭了又蹭,这才穿上。
    “陈楚!我咬你那一口你能记住多久?”
    季小桃已经把衣服穿好,正往上拉着牛仔短裤的拉链。
    “小桃姐,我会记你一辈子。”陈楚笑了笑。
    季小桃咬了咬红唇。
    “陈楚,你最好记住你的话,你不是……你不是两年内要当官么?我也不要你别的,你只要……只要能混个小村干部,我,我季小桃就嫁给你,不管我爹妈怎么反对我都嫁给你!”
    “真的?”陈楚激灵灵一下。
    马上嘴笑的合不拢嘴了。
    说着话,他跑到季小桃跟前,一把抱住她。
    “王八蛋,我没说完呢!你先放开我!你不放手我咬你了……你不信是不?”季小桃张开嘴,却在陈楚胳膊上轻轻的咬了一小口,只留下一小排牙印。
    陈楚一口堵住了她红彤彤的小嘴,随后狠狠的亲着。
    “好媳妇,让我好好亲亲你。”
    季小桃呜呜的挣扎了好一会儿,才推开他。
    “谁是你媳妇!陈楚,我刚才的话还没说完呢!要是你不学无术,不求上进,两年以后还是这个德行,我季小桃不会嫁给你,我……我还会报复你!”
    “报复我?”陈楚一愣。
    “对!癞蛤蟆你知道吧?齐冬冬!”
    “嗯!”陈楚点了点头。
    “我告诉你,我谁也不嫁了,我就嫁给癞蛤蟆,我给你戴绿帽子!”
    陈楚咽了口唾沫,不禁晕了。
    “小桃姐,不带这样的,你即使报复我,打我骂我,但不能祸害你自己啊!”
    季小桃白了他一眼,脸上出现一丝的笑容。
    “陈楚,你不是喜欢我么?那我就嫁给他,我让你难受一辈子,不然我过的好,你安心,那不算报复你,我就让自己过的不好,天天遭罪,我让你心里难受一辈子,内疚一辈子。”
    季小桃说着转过身,摸着她的两条小辫。嘴角却留露出一丝坏笑来。
    “小桃姐,你可真坏啊。”陈楚忍不住从后面搂住她。
    这次她没有拒绝。
    “我不是坏,只是让你上进,现在我第一个男人是你了,只是你比我小了三岁,你要是不上进,不努力,我以后咋办?”
    陈楚一听心花怒放了。
    心里死死的感谢一个人,那就是张老头儿了。
    我糙!这老畜生看人简直是太准了!
    他说过只要把季小桃给上了!她一定会跟自己的,而自己却反复犹豫不决,没想正如张老头儿所言。
    我擦!
    看来男人还是要坏一点才行啊!
    陈楚兴奋的掐了一把季小桃的翘臀,随后手就从她的短裤里伸进去掏了一把。
    季小桃哎呦!一声吃痛。
    整个人蹲在了地上。
    陈楚展开手,见上面还有血迹。
    刚才季小桃用纸垫在下面了。
    “陈楚,你腿脚快,快去给我买小护士!我有用……”
    “小护士?”陈楚愣了愣。
    “哎呀,你不会连这个都不知道吧!你和小卖店的人一说她就知道了!你快去!”
    陈楚答应了一声,刚跑几步,看见季小桃往臭水沟旁的一处木桩旁边走去。
    忙一惊的跑回来。
    季小桃愣了。
    “你又回来干啥?还不快去!”
    “小桃姐,你刚才说的以后嫁给我不是骗我吧?”
    季小桃被他气笑了。
    “你咋那么笨呢!刚才你骗我怎么那么聪明呢!还说什么就在边上蹭蹭,借借我下面的腥味射了就行,还说什么就进去一点,肯定不全进去,你咋说的话?然后就一下全进来了!现在怎么又不明白咋回事了?”
    此时,风吹拂着季小桃的额前的刘海,她眯缝着眼,那双又细又长,如月牙弯弯,像是动漫中的人物一样的清纯可爱。
    陈楚呆了一下。
    “小桃姐,我……我只是怕你想不开跳臭水沟。”
    “呸!你才跳臭水沟呢!你能不能不咒我?陈楚,你要是有本事以后就当个乡长啥的,到时候我们老季家的姑爷是乡长,我爹妈能不高兴吗?我……我的男人以后是乡长,我不也高兴么。”
    季小桃说到后来脸也红彤彤的了。
    “哎!知道了。”
    陈楚欢快的跑到季小桃跟前,在她白白嫩嫩的脸蛋儿上亲了一口,随后飞快的朝树林外跑去。
    此时,他就像一只快乐的小鸟一样,张开了小翅膀,第一次感觉到书上说的幸福这个词的含义。
    很快跑出了树林,跳过围墙,随后气喘吁吁的跑到一家小卖店。
    里面一个十四五岁的小女孩儿在看店。
    他一进来就喊了一声:“买小护士!”
    那女孩儿长相一般,带着眼镜。
    当下异样的看了他一眼。
    脸红扑扑的给他找了一个黑色塑料袋,把一团塞进了里面。
    “六块五!”
    陈楚看着那塑料袋里装的,就是前几天看的那鞋垫啊!还带着两只小翅膀的。
    陈楚心里奇怪,季小桃要买鞋垫干啥啊?
    不过让买就买了……
    心里只是担心她一个人别在树林里出啥意外。
    又呼哧呼哧的跑回去了。
    见到季小桃还在那树桩上坐着,他提起来的心放下了。
    这时,她掏出黑色眼镜框,然后驾在鼻子上。
    下面两条雪白的大腿,只是不像刚才那样来回游荡游荡着了。
    陈楚忙走过去。
    抓住季小桃修长白皙的手指。
    感觉那手指有些冰凉,不禁在嘴边轻轻的温热的亲了亲。
    随后看着她有些苍白的俏脸说。
    “小桃姐,刚才有点遗憾。”
    “遗憾啥?”
    “就是咱俩干的时候你没戴这黑色眼镜框,你现在戴着更性感了,要不,咱俩再干一次吧,你就戴着这眼镜框让我干。”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