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开放银行卡清算市场 银联垄断终结?

大陆开放银行卡清算市场银联垄断终结?

记者/曹蓓

“联网通用时代对银联的政策扶持与保护已经彻底取消,银联一夜之间开始‘裸泳’。”去年3月,银联总裁时文朝在公开场合表示。他所指的,是2013年7月人民银行发文废止包括《人民银行关于统一启用“银联”标识及其全息防伪标志的通知》在内的5个规范性文件。

一年后,这场“裸泳”来得更加彻底。正如他在银联成立12周年的内部邮件中写到的那样,“历史改变的那一刻,来得比你我想象的快得多。”

国务院近期印发《关于实施银行卡清算机构准入管理的决定》,自2015年6月1日起,符合要求的机构可申请“银行卡清算业务许可证”,在境内从事银行卡清算。这意味着更多的境内外机构将有望进入银行卡清算市场,金融市场开放又攻破一城。

评论称,放开银行卡清算市场,具有里程碑式的意义。建设合理的银行卡清算市场体系,引入多元化的竞争主体,鼓励各市场主体不断提高经营管理水平,降低经营成本,通过市场机制,不但可以激发创新、实现行业的优胜劣汰,更将起到持续降低支付成本的作用。

内外虎视眈眈

2002年3月,银联经国务院同意,人民银行批准设立,是目前境内唯一的支付清算组织,总部位于上海。

长期以来,银联垄断了的银行卡清算市场,在从事支付业务必须通过银联渠道。按照相关规定,每刷一次卡,提供刷卡机的商户都需要支付一笔手续费,发卡银行拿走70%,提供POS机的银行或银联的子公司“银联商务”拿走20%,银联拿走10%。

外界对这种“特权”颇具微词,称其为“躺着数钱”。银联之所以能够一家独大持续十多年之久,跟央行暧昧不清的关系自然被多方提及。业内人士称,历届董事长和总裁均有深厚的央行背景,间接佐证了央行对银联的影响力。央行副行长刘士余在一次非公开会议上半开玩笑说“我现在没亲儿子,银联也不算”。但无论如何,没有一个市场可以永久关闭。

据悉,按照WTO裁定,应在2015年8月29日前开放人民币转接清算市场,即开放其他卡组织进入市场。分析指出,本次常务会议“放开银行卡清算市场”的决定显示,已做好相关制度安排和监管准备,更多的卡组织呼之欲出。

这个时刻,对于第三方支付机构和VISA、万事达等卡组织来讲,显得格外漫长。国务院决定下发不久,就传出卡组织的回应。据陆媒报道,万事达卡区总裁常青称,万事达卡一定会申请牌照,从事境内的人民币清算业务。VISA也积极表态称,“对该新颁布决定充满期待,希望相关规定将允许更多的参与者来参与支付市场的建设与发展”。

VISA和万事达都是全球著名的卡组织。在2002年银联成立前,VISA等卡组织巨头就已经进入,与商业银行合作发行信用卡。在2002年成立自己的卡组织后,银联需要借助VISA和万事达的帮助快速成长,后者也需要借助银联拓展市场,于是,二者一拍即合。2002年12月,招行发行了银联与万事达合作的双币卡,这也是首张双标卡。

所谓双标卡,就是在一张卡上有两个发卡机构的标志,是特有的产物。例如,银联+VISA、银联+MasterCard,或者银联+JCB,持卡人在消费时,可以选择卡片上签发机构的网络或终端。按惯例,一张卡只能归属于一个银行卡组织,并由该卡组织负责转接清算。一直以来,VISA、Mastercard、JCB等境外卡组织在境内的确都只能提供境外银行卡的转接、收单等业务,一旦涉及到人民币支付清算转接,就难以绕过银联通道。

所以“蜜月期”没多久,双方反目。2010年6月,VISA封堵银联部分境外通道,最终WTO定案:银联在市场并没有垄断行为,但需要尽快开放境内支付清算市场。此后,支付清算市场开放提速。去年10月底,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进一步放开银行卡清算市场,符合条件的内外资企业,均可申请在境内设立银行卡清算机构。

今年年初,双标卡也逐步退出历史舞台。招行工作人员称,目前的储蓄卡只有银联标识,只有全币种的信用卡还仍保有双标识。

不仅是组织,的第三方支付和银行也蠢蠢欲动。

深耕多年的支付宝,成了众多猜测的首个落脚点。成立十多年,支付宝已经稳坐第三方支付的头把交椅。艾瑞研究报告称,2014年第三方互联网支付交易规模达到80767亿元,同比增速达到50.3%。市场份额方面,支付宝占比49.6%。来自蚂蚁金服的最新数据,支付宝实名用户数超过3亿。但对于是否申请成为清算机构,支付宝方面回应很委婉,称目前正在文件研究阶段。

当然还包括腾讯等互联网企业,进军第三方支付市场的决心也不可小视。市场人士的猜测中也包括工商银行这样具有绝对实力的传统商业银行,并传其正在尝试“银行版银联”。对此工行对媒体称“并不知情”。

银联短期难撼

态度激进也好,谨慎也罢,虽然这个市场已经宣布打开,未来竞争与开放的格局可期,但面对横扫市场多年的银联,谁都不得不在动手之前颇费些思量。

银联发布的最新数据显示,2014年银行卡跨行交易金额达41.1万亿元,同比增长27.3%。全国可以使用银联卡的商户、POS(刷卡机)和ATM(取款机)数量分别同比增长58%、50%和21%。银联卡境外受理网络已延伸到150个国家和地区,境外可用银联卡的商户超过1300万户,ATM近120万台,境外30多个国家和地区发行银联卡超过3500万张。

当然,这一切显然与自上而下的行政支持密不可分,但如此大的发卡量,新晋对手很难在短期内撼动。而境内外卡机构在搭建其他设施方面,并非一蹴而就。

更多的是,面对逐渐开放的大势,银联也正在逐渐探索走出庇护的道路,摆脱半体制内的影子。

2013年,原银行间市场交易商协会执行副会长、秘书长时文朝空降银联,此前时曾力促债券市场的注册制发行改革。上任后不久,时文朝便开始了组织架构调整,并布置银联多位高管分头带队走访阿里巴巴、快钱、汇付天下等多家第三方支付机构。媒体报道称,2014年3月3日,时文朝上任后银联的组织机构改革第一阶段目标完成,银联公司党委会讨论通过了《组织架构优化调整方案》。据悉,此次银联组织架构优化调整以市场化为导向,根据方案,银联将各个部门整合为“战略、业务、市场与产品、业务支持、技术支持等九大板块。与此同时,还成立了战略、市场与产品、技术、考核和投资等五个专业委员会。

此前,时文朝曾在公开场合表示,“在对银联进行了重新定位之后,希望在银行、第三方支付机构、商户以及持卡人的支持下,努力将银联打造成具有全球影响力的开放的平台型综合支付服务商。”虽然受制于市场规则、体制、思维、效率等因素,这个过程对于银联而言并非易事,但这个目前具有绝对优势的行业龙头,已经开始行动。

业内专家普遍认为,短期内,银联的地位难以撼动,的银行卡清算市场的格局不会有质的变化。目前银联的营业收入结构主要为:一是境内ATM收入,比如跨行取款中收取的手续费;二是境内POS交易转接收入,即刷卡商户的佣金部分;三是业务收入;四是一些创新业务收入,比如移动支付。也许正是因为这样的原因,虽然有诸多机构觊觎银行卡清算市场,但也有机构明确表示不会入局。“我们不会申请这个牌照。”拉卡拉董事长孙陶然对媒体表示,“银联已经把跨行转接的体系建起来了,我们在这个基础上做渠道和用户就可以了,重复建设这套网络价值不大。”

“短期来看,一方面,银联和外资卡组织,可能需要重新申请牌照;另一方面,对于新设机构来说,或许更为合理和现实的选择,是推动有条件的各方共同发起成立一个新的银行卡清算机构,从而通过引入竞争,努力在推动银行卡品牌和清算服务的多元化、差异化等方面有所变革。”社科院金融研究所所长助理、支付清算研究中心主任杨涛发文表示。

值得一提的是,虽然监管层已经下发开放银行卡清算市场的决定,但只是大致的框架,具体细则尚未出台,未来银行卡清算市场的格局如何,还需静观其变。

相关的主题文章:

 

发表评论